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 只给他留下一张稀烂脸一副坏嗓子

只给他留下一张稀烂脸一副坏嗓子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6-08-02 21:38内容来源:未知 点击:

接着,小朱明眼儿向东南方向眺望一番,皱皱眉。掏出 怀里的罗盘看了看,然后一ft顺街朝正南走去。到街中又忽 然拐向西,行至岔路口.又向西北,最后走到四里外西坡地 被村人称为“龙杆娜‘的碎石滩上,才忽然停住了脚步。然 后端着罗盘丈量一番,盼咐随他前来的伐墓领班,按他的指 点.分别在一小一大两个穴位的周边处.各插进去了四个柳 木桩。 称老草的祖坟.起月珍的墓,埋葬岳先生,况且,按照 小朱明眼儿的说法,老草和月珍的棺木必须和岳先生的一 样.三人需同时出殡。突然增加了这么多的事情.一时来不 及料理,所以出殡的日子只好错后了两天,即岳先生灵枢在 “家“中停放七天。于是,这场大出殡就闹得更加沸沸扬 扬、浩浩荡荡。 三具黑色灵框出“门“后梢作祭莫.土岗下街路上空遮 阳的自帐缓缓向前移动,送莽队伍也随之蔽符m凉在下面穿 行。

此时哀号大作.幅旗联荡,纸钱飞扬,在冥香的缭绕 下.人群揪着疙瘩撵着灵枢峪动。当三具灵枢来到村中的正 街上时,忽然停落在事先备好的板凳上了。因为死者在上路 之前,李子将在这里“摔牢盆’。 大草全身披麻截孝.头和脸包裹着白沙布.只is了一双 眼睛、两只鼻孔和一张嘴巴。此刻,他的双目通红,泪水已 9透了自沙布,两条枯鼻涕在嘴L挂着,厚紫的双解a动肴 痉挛,欲哭无声。当晚他昏倒在咽了气的父亲身边以后,被 村人抬到邻家.第二天下午才苏醒过来。大夫为他包扎了头 颅、脸部和身上的几处眨伤,又让他张开嘴看了看嗓子,叹 口气说:“唉,面相毁了不说,烈烟还熏烂了他的喉头,我 留下个药方.喝一个月试试.治好了,能落下一副哑嗓子, 治不好,恐怕将来会变成哑巴.唉,只有听天由命了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Here Is AD 250*250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