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 揽多了事不知踩在哪根敏感的神经上

揽多了事不知踩在哪根敏感的神经上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6-12-16 10:48内容来源:未知 点击:

他就气极败坏了,想告公安局,转而一想, 我们没结婚,人家公安局谁管这些野合的事呢。他就乔装打 扮领着几个弟兄们来到秦西,礴了几天几夜后,乘建军单人 独马的时候.狠狠揍了他一顿,又把女人抢走了。在秦西这 块土地上遭人欺.建军哪儿吃过这亏,亏可以吃下,这口气 咽不下呀,伤稍好点他就策集一帮人去陵县,把那小子揍得 狠了,打瞎了一只眼,打折了一条腿,一下子成了重伤害。 有人当即报案.没等建军走出县界,当地公安局就把他扣住 了。原本是监外刑的人犯又犯罪,这还了得。这时,建国也 鞭长莫及了。他狠下心不管这事,也瞒着奶奶。 没成想祁莹却哭哭啼啼地把知道的情况跟婆奶说了。老 太太一听就背过气去。醒过来就开始写建国没有人性.没有 亲情,连自己的一奶同胞都不管.你不管可以,你把找送到 班房去。我要和建军在一起,我不愿看到你这个逆子。 在老太太心目中犯事的倒不是珍军而是建国。

室国无 奈,就答应了奶奶,但是,他清楚这次事惹大了。他是没有 办法弄出他来,他只好就来到了姑姑家,讨个办法。 这些细节他当粉姑父的面当然不说的。只说,因一个女 人,与人打架,下手重了一些,让公安局逮住了。 褚辉国就说:“建军过去也犯过事,现在正在严打,我 看听凭公安机关处理就是了。我们是不好插手的。再说,他 也该受受教育了。总是这样下去,这一生不就彻底毁了。’ 施光就开始抽抽搭搭抹眼泪说:“如果单单是这孩子, 杀了头我都不管的。就可怜我那守寡多年的母亲。我要把她 接到这儿来.她偏不来.跟着你们哥俩活受罪.你们什么时 候把她老人家气死了,你们也就安心了。. “姑,这事我也没办法.爹妈都不在了,这一家只老太 太操心‘老太太通着我非来找你们不可。”邹建国说。 “妈.你也不必太伤心了。姥姥还不是没事吗。建军的 事我们再想办法。.褚昌劝道。“褚昌,你先给建国安排饭 吧。”褚辉国说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Here Is AD 250*250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