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厂容厂貌 > 象含露的桅子花永远记住了这峡洁的面庞

象含露的桅子花永远记住了这峡洁的面庞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6-11-05 21:57内容来源:未知 点击:

保持着纯洁。现在,卡佳此举,充满悲壮气氛,丝毫不 带色情成分,使他非常感动。 多少个夜晚,他幼在床上,朦脆中望着那张半裸相,幻 想过她的裸体,那一定是十分的美丽。他绝对不致站污她, 只是渴望得到爱抚或是欣赏的机会。他会捧起她,象捧若一 个圣器。同室的中国同学巴威尔,早就报一个叫柳芭的姑娘 初试云雨了。他毅励白虎:.怕什么?只管住前冲,她们不在 乎什么守身如玉。’他相信卡佳一定是处女。他必须草I她。 从他坐的地方到卡佳的床头只有两步。他痛苦地望粉那 张苍白的百孔,那双灼人的蓝眼睛。乌云似的堪发淹没了大 半个枕头。多么惹人怜爱的少女l他有权利一夜之问把她变 成女人吗?此后的漫长岁月,隔粉千山万水,和一条数千公 里长的国界,每当忍念起她来,他不感到羞愧呀? 

 不‘ 他伫立不动,血在然烧,骨节在吸叭呢叭响。可他多想 琦一眼她的身体。肴一眼枕水远把她记住。 “安德烈,快,快呀,我们只有几个小时了·…,卡佳嘴 息着,仲出了裸脚,浑画的嫩藕似的两条,仲向他,仲肉他。 他必须在一秒钟内做出痛苦的抉择. 一瞬问,他想到了另一个少女。.‘虎子·…’他分明听对 了她的呼咦。 不。 他移过来,两步有爬两座贡山的疲果。他拐住那两只手, 坐在床边,沮柔地望粉那真诚地爱恋他的眼晴,在那徽禽的 双唇上,印下深深的喻。 “卡佳,听我说,你不要这样…’ 他嘴息粉,用手捧粉她的百颊,劝橄她,‘我感谢你,非 常感谢,但我不能,绝对不能……, “为什么?安你烈,别俊了,是我要你,我耳意二:…’她匆 忙地讲若,给他解纽扣。他似乎失去了知觉,听她摇布。 “咬,俊瓜“·… 早春的风熄灭了壁炉的余烬,慢慢降低着室沮。一列夜 行火车,在远处吼叫了一声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Here Is AD 250*250 !